1主混开宝,凹凸,第五
2主食cp小伽小,瑞金瑞,安雷安,开甜开,花粗花,小all,杰佣杰,园医
3半杂食,雷cp花小,嘉瑞,all瑞,裘杰,杰空
4跟着我没粮吃,爱好挖坑不填坑。
以上@( ̄- ̄)@

© 音凌FH
Powered by LOFTER

【瑞金】超未来故事接龙(刀版)

芹菜你过来你咋把我的分段搞乱了

巫影影:

ummmmmmmmm这大概是上次接龙的分支吧?发完之后大家纷纷表示要“认真?”接一次这样子。


但是这次我实在没空帮忙排版了,只能随便调了一下缩进就丢上来了,格式可能有点辣眼睛……以及我又看到有个不好好打标点符号的!说好的认真呢!?你们只倾注全力在发刀吧!??我ofoagovoudovgsugvuiosgovisapohvb…………


1、


        距第一次航空实验成功已过去上百个世纪,该说快也好慢也好,人类的科技已经达到了顶峰的时期,对太空的探索范围也到了遇见新的行星世界都不出奇的地步,然而就是这种失去惊奇的时刻,在探索范围边境上的一个星系狠狠地打了科学家一巴掌。


  Perennial Fantasy World——永恒的幻想世界,人们这么称这个星系。


  星系比太阳系小了好几圈,外观很漂亮,中心有一个巨大的散发光热母星,周围是围着母星作公转的星球。


  探测仅到此,不知名的一道墙阻挡了一切外来物体,在彻底探究后约摸可发现是个无色透明的正方体,就像为了保护星系不被入侵那般固定在一处,即使动用人类最高的武器太空炮也无法动之一毫,令人仅能惋惜远观。


  到底这个星系中藏有什么秘密,变成了科学家最关注的一个问题,只是数个世纪又过去了进度仍然为零,最终科学家才为这个未知的星系取名——永恒的幻想世界。


  “格瑞,天空好像又被什么轰了诶,好大的声音哦。”坐在绿油油的草坪上,金高仰着头看向天际,与苍穹同色的双眸散发着异样的光芒,可见对于那个声音的来源,他十分感兴趣。


  “除了神,无人能攻破丹尼尔的结界,你不必担心。”被唤醒的格瑞睁开了眼,他先是瞅向满面写着好奇的金,而后看向遥远的天空,用平淡无比的声音强行压下了对方心头的跃动。对于那个攻击的来源,他是知道的,而且神使已经有意要让少数几名精锐外出寻求答案,最好能让那些频频骚扰他们星球的敌人再也不敢将求知的魔爪探向他们,说白了就是单方面的施压,为此他不希望身旁的孩子有任何踏出这个星球的想法,因为这是战争。


  “我现在比较担心明天的资格考试啦,只要通过了我就可以和你一起并肩作战了,嘿嘿嘿。”金笑嘻嘻地转身一把趴在了格瑞身上蹭来蹭去,扰得对方只得抱住他让他别乱动。


  “你不用执着和我并肩作战,我们一样可以在一起。”想起金的考试格瑞就头疼,虽然对方落榜了好几次,但仍然没有放弃的念头。他的工作由神使直接任命,乍看很高级,但实际上危险重重,专门负责一些常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每每都有威胁生命的可能,试问他又怎么放心这家伙成为其中一员?


  眨了眨眼,金安分地趴在格瑞身上,轻声地答了句:“这不一样。”他不想一味地受到保护。


  闻此,格瑞无声地闭上了紫眸轻轻叹气,不再对此置评一言,而金也像是意会到什么,很默契地闭上了嘴,停止了这个可能让对方不大开心的话题。


  两人就这么无言地相拥,直至天边烦扰的声音再度响起之前,一切都还相安无事。


2、


  刺耳的警报声在这个时候是如此的不合时宜,格瑞迅速的坐起身警觉地看向天空,金也跟着起了身。


  “敌袭吗……”紫罗兰色的眼睛里透出几分冷意和紧张,贴在眼睛上的智能芯片显示出结界某处受到了攻击,危险的信号呈现出橙色。格瑞捏紧拳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天空,尽管目前那里还看不出什么,但风已经向他传达着不详的信息,脚下的地面似乎也在随之颤抖。


  身旁的金眼里流露出担心的情绪,格瑞清楚现在不是和他的发小待在一起的时候,他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基地换上战斗服做好一切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敌人。


  而这个人,格瑞回头看着金,他的发小,看着他那双蔚蓝如海的眼睛。


  “你快点回家,金,”他说,用着不容置疑的语气,不给对方任何还击的机会,“别让秋姐担心你。”


  金本还想再说些什么,听到后一句话,他张了张口,又闭上。格瑞的话不无道理,他有他自己的理由,可金不喜欢他什么都自己承担的性格,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想着今天想要说的话,无论如何都要说出来,他想。


  “走吧。”格瑞微微偏头,故意不去理会芯片给他传达的一次又一次的紧急命令。无法否认,在这样的时候,他也有想要贪恋的事物。


  倘若能够抓住,该有多好。


  “格瑞。”金轻轻的开口道,紫罗兰的眸子触碰到他的视线,金觉得心脏从未跳的如此之快,连脸颊都有些发烫。


  格瑞看着金的表情,那是鼓舞了勇气却仍然缺乏自信的表情,从小到大金几乎没有什么是瞒得过他,就连这次也不例外——偶尔也有一次例外也没什么不好,他想,假装猜不出对方想要说什么,未尝不是好事。


  否则,只会落入万丈深渊,不可自拔。


  “嗯,格瑞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并肩战斗吗……”金调皮地眨眨眼,不同于格瑞有些纤长的睫毛,他的睫毛短而密集,显得他稚气未脱,还是个孩子的模样,“如果我明天的资格考试过了,我就告诉你。”


  接着少年向他展示了这个世界上最明亮的笑容,犹如阳光一般灿烂,照亮了一方黑暗,然后他转过身,逐渐走远。


  格瑞原地站着,好像依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他看着那个黑白相间的身影渐渐变小,成为一个黑点最终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里,他才接通了一直不断轰炸的通讯:“002号?!为什么现在才接通!!”焦急带着怒气并且提高了数分贝的女音传来,格瑞皱了皱眉。


  “抱歉,长官。”


  “比起道歉,你不如做点实际行动马上到基地来,最好十分钟以内,”女声压低了声音,格瑞的眼神黯了黯,这说明情况远比他所想的严重,“我们时间不多。”


  “是。”格瑞开始朝着基地的方向赶去,他时不时的抬头看着天空,忽明忽暗的光线让他内心的不安蔓延地更加迅速。


  千万别出事,他祈祷着。


  “……金呢?”奔跑的过程中,他的长官似乎没有想要切掉通讯的意思——或许是切换到了私密频道。


  “我让他回家了。”


  “……是吗,那就好,”另一边的人的语气听上去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他明天又要参加资格考试,真让人头疼。”


  “嗯。”


  “你明明比我还要反对那个孩子参加资格考试,因为这项工作太过危险,很容易……但这次好像没那么阻止了,”秋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苦涩,“为什么?”


  格瑞沉默了,为什么?他也在问自己,是因为那双眼睛吗?是因为总是毫无防备的笑着吗?是因为无条件的信赖自己吗?


  啊,那好像就是了。


  “大概……是因为只要他想做的话,没人拦得住他吧。”格瑞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脸上充满暖意。


  金,这个少年,是名为“格瑞”的人所拥有的为数不多的珍宝。


  “这样啊,有道理,毕竟是金嘛。”秋被逗笑了,或许她想起了自家弟弟日常犯蠢的样子。


  是啊,毕竟是他啊,格瑞想,脑海里又浮现了少年的笑容。


  “那么,你也快到了吧?我差不多该走了,丹尼尔在叫我。”秋匆匆说着,格瑞听见开门的声音。


  “是。”


  杂乱声中格瑞听见秋说了什么,但噪音太多,他没有太多注意,看着面前逐渐靠近的基地,他加快了脚程,忽略了重物撞击在地上的沉闷的声音。


  “保护……祝你武运昌隆。”


  格瑞只听清了这一句断断续续的通讯便戛然而止,断掉的通讯声回响在耳边,细长有节奏的提示音扰人心神,格瑞关掉了通讯,站在了基地边缘,一声巨响从空中传来,他抬起头,看着空中的爆炸。


  那里就是战场,他抿紧嘴唇,眼神里透出杀意。


  危险信号从橙色变成了红色。


3、


  金孤单的走在回家的路上,这时天空传来一声巨响,轰的一声地面在颤动,一股清晰的声音从天上传来,是玻璃破碎的声音。金惊恐的看着天空:格瑞呢?


  少年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惊恐和担忧,此时天上传来一阵又一阵的轰炸声,浓浓的黑烟将天空吞噬。


  金站在原地,眼睛紧紧的盯着天空,他在寻找一个人的身影。可是天上什么都看不见,只有浓密的黑云和令人紧张的爆破声。


  这时一个穿着武装军服的人从远处走了,“您好,这里不安全请随我到离此处不远防空洞,躲避危险。”金一看是防卫队的军人,马上问他:“请问!你知道格瑞在哪吗?”“抱歉,此事恕我无法告知。”“好吧。”


  金只好放弃询问和他去避难。到了防空洞,里面都是前来避难的人。“凯莉?!你也在?紫堂也在。”凯莉不屑道:“不就是敌袭,有必要这么紧张吗?”“估计是挺严重的。”紫堂推推眼镜说。这时大地有开始了一波震动,刹时飞沙走石。凯莉默默的闭上嘴,这场事故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而金则是在人群中快速搜寻,“怎么不在。。。”“怎么了?金。”凯莉看着金问道。“我。。。。没找到姐姐。怎么办?凯莉。”“这。。。。现在到处混乱着,她可能躲到别处了吧。”“但愿。。。。希望姐姐没事。”金将头埋到臂弯中,双手抱紧自己。


  夜晚悄然无声而至,由于事故。金只能躲在防空洞里渡过,明日一早就可以出去了。


  金躺在备用床上,辗转难眠今天的事发生太多了,让他难以消化。明天就是测试了,金将胸前姐姐送给他的吊坠拿出,握紧在手中。姐姐、格瑞,我一定会通过考试的!我会证明自己的!我不会是只会躲在你们身后的胆小鬼了!


  一早,金便收拾好去凹凸学校进行资格考试。资格考试考的就是智力和体能,对于金来说智力考试是他的死门,不及格这三字在他的学习生涯中处处可见。


  金失了魂般走出考场,无神的走在去查询成绩的路上。


  “金,59分。”金僵硬的看着分数,差一分。。。一分!!!金欲哭无泪的看着分数。既然智力考是这样了,那就在体能那里追上吧 !金握了握胸前的吊坠。不知道姐姐现在在哪里,应该回到家了吧。格瑞也肯定没事的,金低着头想着。而在离他身后不远的转角处,一位带面具的男子正看着他,他的身旁是一个手里拿着资料的面具男。“是那个孩子吗?”“根据资料是他。”面具男看了一眼金,随后就走了,只留下轻飘飘的一句“可怜的孩子。”


  体能考金对付它是绰绰有余,拿了一个满分回来。体能考结束后,便要公布结果。这形如流水般流畅的流程一贯是凹凸学院的风格。“录取人员是。。。。”金仔细的听着报导员所说内容,“。。。。。金。。。。。。”终于!通过了!金高兴的握紧拳头。这次我可以和格瑞一起并肩作战了!


  报完结果后,金便想跑回家告诉姐姐这个激动人心的事。当他刚想走出大厅时,一位工作人员叫住了他。“打扰一下,请问是金吗?”“嗯,我是,怎么了?”“请你跟我走,有人找你。”“哦,好的。”于是金便跟这那人走了金站校长办公室门前,他深呼吸一口气便鼓起勇气将门打开。“校长,请问找我有事吗?”金低着头不敢抬头。“哦,没什么事,其实是有人找你有事。”金慢慢的将头抬了起来。他一眼便发现了站在窗边的丹尼尔,丹尼尔看了一眼校长。校长知趣的走出办公室关好了门,“原来是丹尼尔,怎么了?”“金,我要和你说一件事,你听了后不要激动,要冷静。”丹尼尔严肃的看着金。金看着丹尼尔严肃的表情,也紧张了些。因为金的记忆里,丹尼尔一直是微笑着的,他从来没有露出微笑以外的表情,至少金没看到过。


  丹尼尔深吸一口气说道:“秋。。。。。。她死了。。。。”金疑惑的看着丹尼尔“丹尼尔,你骗我吧,姐姐怎么可能。。。。。”“没错,秋死了。”还未等金说出口,丹尼尔就打断了他的话。“不可能!你是在骗我!姐姐怎么可能死了!”金浑身颤抖,脸色苍白。丹尼尔看着金不说话,转头看向窗外。“你怎么知道的,她怎么死的。”金格外冷静的问着丹尼尔。“机密。”“姐姐当时和你在一起,对不对。”丹尼尔没有回答金。“我知道了。”金慢慢的转身离开。门被关上,一滴泪慢慢从丹尼尔脸上滑下。


  金回到家后,便走进秋的房间,坐在她的床上。双手紧紧的抱住自己,蜷缩着身体,无神的看着前方。就这样坐到了晚上,金将自己裹在秋的被子里,手里握着秋送给他的那个箭头吊坠,无声的哭了。


4、


  静悄悄的夜晚,独自一人的人,慢慢的慢慢的睡着了———


  看似平静的夜空,却暗藏了让人摸索不了的危险“金!”一个细柔的女声大声的喊天,亮了“唔……”金揉了揉眼睛,眼前一片朦胧“金!今天可是报道的日子你快点起来”柔弱的男音(我是爱紫堂的)也叫起来“哦!你们等等”金朝外面无力的回应简单的洗漱后就出来与凯莉和紫堂幻回合“嗯……金,你的眼睛……?”紫堂注意到金的眼睛有些许肿红“哟?昨天是有多激动啊?”凯莉在一旁倜傥“……没事,我们走吧”金随便应付一下,走在了前面“喂,金,你……” “紫堂我都说我没事啦”


  “不系呀,我想说你走错路惹!” “呃……”


  在学院里报了到,其实一般都没什么事能干,毕竟是新一届,多少是要让新生了解环境轰——————


  空中突然一声巨响,人群开始混乱这次的响声比起之前,还要更加恐怖“……格瑞…!!”


  “002,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丹尼尔用很急促的语气询问“一切…还好,敌方已经暂退了”格瑞用平淡的语气回复,可眼神里净是杀机“没什么问题,就可以了”丹尼尔松了一口气,但悬着的心依旧没有放下“秋的事……我已经告诉金了”丹尼尔悲伤的说着格瑞的瞳孔微微一缩:“他……什么反应”可能会是哭了一晚吧,假如自己也出了意外,金…会怎么样呢?格瑞心里想着“你应该也清楚的,那孩子…实在是……”


  “让人心疼……!!”


  通讯切断“丹尼尔长官,不好了!005号汇报,敌方突然袭击,正往指挥中心聚集!!”


  “快!让援兵尽快赶来!”


  “丹尼尔大人,现在是不是……太迟了?”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慢慢的走来“什么?!”丹尼尔露出前所未有的惊慌表情轰————爆炸声指挥中心,完好无损“哈哈哈哈,丹尼尔啊,你还真是愚蠢至极呐!”面具男冷笑着,看着丹尼尔慢慢消失的身体——他用自己的生命能量保护着中心,的行为,耻笑着“啧——看来这里我等在这里是待不久了”面具男眯着眼,突然不见金一直呆呆的看着天空,周围逃窜人们都避开了他“金,你发什么呆?!”凯莉带着火的问“没什么,现在去哪里”金有点心不在焉“这不是废话吗?当然是防空洞啊”


  “嗯”“赶紧走吧”紫堂幻拉起金的手“小心!!星月刃!!”凯莉脸色一变,使出她的元力技能一个巨大的不明物被星月刃切成渣“这什么情况?!”金总算是回过神,表情带着惊恐这算什么?天上掉馅饼??!


  准确来讲应该是天空掉残骸(什么鬼)


  “都愣着干嘛,感觉跑啊!!”凯莉翻了一个白眼三个人跟混乱的人群一起逃跑“矢量疾走!这样会快一点”金拉上凯莉和紫堂,蓝色的眼睛突然失去梦幻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金你…?!!”紫堂有点吃惊防空洞。


  凯莉皱着眉头,问:“金,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金只是静静的抱坐着,不说话


5、


  “姐姐出事了。”金吸了一下鼻子,脸上却没有露出过多的表情,他抱住膝弯的手掌紧了紧。


  气氛突然陷入了沉默,饶是凯莉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开口安慰他,紫堂只是轻轻的拍了拍金的肩膀。


  “话说,格瑞呢?”金突然抬头四处张望,防空洞里一排排的人海却并没有格瑞的身影。凯莉给了金狠狠的一个手刀,朝他翻了个白眼,“你是傻了吗,格瑞肯定是去前线了啊。”她把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朝着金笑了一下,“你是不是也想去前线?”


  “那当然啊,我怎么能把格瑞一个人放在哪里。”


  金愣了一下,接着会意的伸出手和凯莉“啪”的一声击掌,似乎达成了共识。


  偷溜出防空洞对于两个人来说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了,金和凯莉在一栋大厦下面分路,他往东边疾奔而去,脖子上的箭头项链被风刮到后劲处飞舞着。


  他没有能力保护姐姐,所以格瑞,绝对不能有事情。


  结界在猛烈的炮舰轰击下摇摇欲坠,上面的布满了蛛丝网一样裂痕,西边的结界已经开始坍塌了,东边这里因为有着格瑞把守情况还好一些。


  金踩着矢量疾走如同一只游鱼,穿梭于掉落的残骸缝隙里,只要他抬头往上看看,就能看到结界如同破壳的鸡蛋一样,大量的宇宙飞船从洞里涌入。


  “格瑞!”格瑞闻声回头,不远处一个黑色的小点在格瑞的视野里不断放大,最后他下意识张开双臂让对方撞进自己怀里。


  “你怎么来了?”格瑞捏住金的肩膀将他拉开,难得一次见到格瑞皱着眉头发火。


  金伸手将吹到背上的项链拉回来,认错般的低下头,“我,不放心所以才来的,格瑞你别生我的气。”


  格瑞叹了口气,即使到了这种时候他的发小依旧还是第一个担心他,想到秋的事情他也对金下不去重口。他揉了一把金的头,“那你自己小心一点。”


  金站直身体向他做了一个军礼,“遵命!”


  随着进的那声话语落下,防守结界在炮火连天下终于支离破碎,巨大透明的残骸从天际落下,金一直抱怨看不清楚的星光在此刻终于清晰了起来。


  格瑞在爆炸的一瞬间就赶到上空,星球的军队也整装出动,金躲在一块巨大的三角落地物内,他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并不能贸然上前,至少这点他是知道的。


  头顶不断传来尖锐的金属摩擦声,还有船舰爆炸的热浪都扑面而来,金双手合十捏着项链,闭着眼睛口里念叨着格瑞的名字。


  一点寒意蔓延上了脖颈,金不由得绷直了后背,看着抵在自己脖子上那把烈斩,他缓缓开口,“是你,鬼狐天冲。”


  “没想到金,你居然能猜到是我。”金微微仰头看着鬼狐穿着那件一层不变的黑色斗篷衣,鬼狐摘下自己的面具,语气中故意带着惊讶。


  “把结界攻破的方法也是你透露出去的吧,还有姐姐的死,都是你私底下出卖了小队。”金深吸了一口气,强迫使自己镇静下来,而他的手却因为紧张微微颤抖,“你现在挟持我无非也是想要威胁格瑞停手。”


  “金,看来我一直小看你了”鬼狐的看着金的目光带着一点狠栗,“早知道如果我是你,可是会乖乖束手就擒,才不会开口说这些。”


  “那就很可惜了,你不是我。”金说完这句话头猛地往刀尖反的一侧靠过去,直接用手将烈斩推了出去,起身召唤出矢量箭头扔向鬼狐,成功逃出了鬼狐攻击范围,他对着鬼狐扬了扬脖子上项链,那是一个终端机,上面显示着红彤彤的录音发送成功几个字。


  金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就算此时脑袋开了窍也比不上混迹了十几年社会的鬼狐。经历一番战斗后鬼狐只受了一些皮肉伤,反而金直接被鬼狐暗算了一把,直接从半高空被一刀挥中。


  “说了让你不要挣扎,现在的小孩子怎么就这么倔呢。”金的衣领被一把揪起,鬼狐低音在他的耳畔炸开,他现在肺腔里全是血,即使是一把复制的烈斩,危力也是不能小觑的。


  金被鬼狐带到半空,他使劲眨了眨眼睛想要看清不远处的格瑞,而失血带来的眩晕感一波波席卷着他的大脑。


  格瑞听到滴的一声,终端机上显示出一条鲜红的信息让他瞳孔一缩——金,脱队。


6、


  哪怕掉队并非意味着队员死亡,但多数脱队——离队者面对的即是九死一生的命运。虽然格瑞并非完全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虽然他已经在自己的注视下躲好,但是……这一刻未免来的太快,即便此时此刻脑中再期盼那一条红似鲜血一般的讯息永远不要出现——可那就是事实。他永远无法拒绝那终端机间传来的文字,然而眼前的情形只得让自己快些忘记。


  ——会好好的。宛若那时金双手合十祈祷一般,即便格瑞无法空出时间去做这些玄乎的事情,但在刺耳金属物碰撞声之间,他将那四个字死死地放在心间。这种事情,若是真成真了确乎是无法挽回了,但如果自己出事了也许会更糟,格瑞像是拼命想要让自己再次进入战斗状态而默想着。


  除此之外他也无法再做任何事情,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这般无力。


  “祝你武运昌隆。”


  那一声祝愿确是无法忘却的。


  ***


  本该倒下的少年,金发蓝瞳不见而化作白发红瞳,让人想到死神来临,身旁的黑色箭头被一层血镀上红色,而显得分外吓人,宛如几条准备捕猎的黑色巨蟒,下一秒即会向猎物冲来。而这名少年的名字为“金”——两者完全联想不到一起。


  鬼狐天冲远远没想到那小鬼居然会有这般能力,即便说他姐姐就是秋,但这也不是他重视那个人的理由。不过此时此刻也无暇思考所谓的这些原因了——毕竟眼前沾着鲜血的黑色箭头令人发怵,像是凝成血痂的伤口一般。本以为那家伙早就死透了,毕竟是烈斩的能力,草草扔在渗透鲜血的暗红地面上便打算执行下一步计划,但怎的想到对方的回击来得如此猝不及防,使得其只好先用那一把烈斩先抵挡。


  但终究是复制的烈斩,面对变形成圆锥体的箭头,还是有些难度……不,依现在结果来看,对方的攻击过于迅猛而使得预估的攻击能力在速度的加成上大幅度提高——烈斩不堪一击。此时即便再复制其他武器想必也是没有用处,元力早已在烈斩上用去一半,再耗费剩下的精力也是无果。


  躲。


  鬼狐天冲暂时只能想到这个字,但这无疑对身前这一名对自己怀抱恨意的疯子没有用处。


  那恐怖的箭头捆住自己的刹那——不,是金倒下又站起来朝自己发起攻击的瞬时间,鬼狐即知道死期已至,无需再做抵抗。


  一把化作烈斩形状的箭头刺向其胸膛,动脉早就被穿破而使得血液无了方向从后方喷射出。


  “聪明反被聪明误。”


  这或许是对鬼狐天冲一生最中肯的评价。


  ***


  金永远无法原谅伤害自己家人与朋友之人——当他得知鬼狐策划了一切,一切的源头,一切的导火线都差不多由他点燃时,金注定要亲手杀死这个人。


  他做到了。可不知为何他杀死那人时更多的是令自己发怵的那种——疯狂,喜悦。那种不正常的却又发自内心的笑容,那嘴角不自然向上勾起的弧度,都让自己不敢相信。


  然而事实即是如此。


  可笑的是,他无法停止地去不停将自己元力所创造的箭头刺向对方的尸体,恍若害怕他像自己一般再次站起将自己击败。


  “这份力量不是你能所掌握得了的,金”


  他似乎明白了姐姐那句话所表达的意思,可他却无法控制地消耗着元力,直到昏倒于那沾染自己与敌人鲜血的地方。


  大概是一抹熟悉的粉色将自己带走。


  ***


  格瑞无法集中起注意力,即便队友再如何提醒,再如何骂自己,摇晃自己。


  ——这或许是不好的事情来临之前的预警。


  是什么时候自己开始相信这种玄乎的东西了呢——从当他开始和金亲密接触时开始、从他看见金送给自己礼物,从看到他睡颜乖巧心不自觉的加速跳时开始?——格瑞已经记不清这种事情了,似乎是与金相处的时间太长太长,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每一秒,似乎他的身影都离不开自己,不论是眼睛所看到,脑中所想到。


  ——恍若依恋对方的不是金,而是自己。


  也似乎自己早就已经知道这件事情所代表的含义。可那一双手早就再也无法牵起了,那一句话又从何说起?


  命运弄人。


  格瑞对外界的刺激宛如做不出任何反应一般,手臂上的伤痕再多似乎都不能引起疼痛了,这或许是因那绝望从自己脚跟所蔓延直至头脑最顶端。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脱队,偏偏在这个时候自己集中不起注意力,偏偏在这个时候才想清楚一切。


  太晚了。


  “我喜欢你啊,金。”


  格瑞几乎是将这最后一句遗言所录下的同时坠落到地面,自杀一般,留下的血肉模糊的残骸。


  ***


  金醒来时,战争似乎已经接近末尾。


  而身旁却全无一自己所认识之人。


  身旁的玫瑰花似乎是几个月前带来的,留名是“格瑞”


  由于刚刚苏醒,金过于头痛而无法分析这是否是自己的期待所导致的眼花,而护士急忙赶过来时将一份录音材料递给了自己。


  也同时知晓没有人再能对自己说“笨蛋”了。


接下来发表接龙名单:


1、啥都没改的也没管最近还要加班的我


2、接得很犀利文风我喜的瓶盖盖@差不多是个废瓶盖了


3、就是上次那个说搞事却划水的空群老人 @芹菜葡萄汁 (你是省略号怎么肥4)


4、不仅标点符号没用好就连分段也乱得令人发指的音凌 @音凌FH (拿什么来拯救你)


5、刚刚搞错了这棒原来是我们的绿狗挂王仅次于满江红的荼荼,以及你不是只写傻白甜的吗!? @茶南。 (最后一句标点没忍住给你改了,不要谢我)


6、那个很傻缺的空群老人忘了给我名字,群里问也问不出来的神秘人物,最后在评论得到证实居然是她!楼上的霖潾@00.(写得真长,这刀刮得心哦……)


(✿◡‿◡) 上次接龙          返回目录 (◡‿◡✿)

评论
热度 ( 23 )
  1. 音凌FH巫影影 转载了此文字
    芹菜你过来你咋把我的分段搞乱了
  2. 芹菜葡萄汁巫影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