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主混开宝,凹凸,第五
2主食cp小伽小,瑞金瑞,安雷安,开甜开,花粗花,小all,杰佣杰,园医
3半杂食,雷cp花小,嘉瑞,all瑞,裘杰,杰空
4跟着我没粮吃,爱好挖坑不填坑。
以上@( ̄- ̄)@

© 音凌FH
Powered by LOFTER

【瑞金】超未来故事接龙

我就想说太难接了

巫影影:

为什么是超未来?其实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昨天一位空群老人在文手组的群里大喊了三句搞事搞事搞事,于是群里抖了三抖,无事发生(不是)。


确认接龙之后,就把决定题材的重任交给了第一棒,最后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第一棒扬着挑事的笑容只用三十七分钟就丢出了一段开头……




1、


  距第一次航空实验成功已过去上百个世纪,该说快也好慢也好,人类的科技已经达到了顶峰的时期,对太空的探索范围也到了遇见新的行星世界都不出奇的地步,然而就是这种失去惊奇的时刻,在探索范围边境上的一个星系狠狠地打了科学家一巴掌。
  Perennial Fantasy World——永恒的幻想世界,人们这么称这个星系。
  星系比太阳系小了好几圈,外观很漂亮,中心有一个巨大的散发光热母星,周围是围着母星作公转的星球。
  探测仅到此,不知名的一道墙阻挡了一切外来物体,在彻底探究后约摸可发现是个无色透明的正方体,就像为了保护星系不被入侵那般固定在一处,即使动用人类最高的武器太空炮也无法动之一毫,令人仅能惋惜远观。
  到底这个星系中藏有什么秘密,变成了科学家最关注的一个问题,只是数个世纪又过去了进度仍然为零,最终科学家才为这个未知的星系取名——永恒的幻想世界。
  “格瑞,天空好像又被什么轰了诶,好大的声音哦。”坐在绿油油的草坪上,金高仰着头看向天际,与苍穹同色的双眸散发着异样的光芒,可见对于那个声音的来源,他十分感兴趣。
  “除了神,无人能攻破丹尼尔的结界,你不必担心。”被唤醒的格瑞睁开了眼,他先是瞅向满面写着好奇的金,而后看向遥远的天空,用平淡无比的声音强行压下了对方心头的跃动。对于那个攻击的来源,他是知道的,而且神使已经有意要让少数几名精锐外出寻求答案,最好能让那些频频骚扰他们星球的敌人再也不敢将求知的魔爪探向他们,说白了就是单方面的施压,为此他不希望身旁的孩子有任何踏出这个星球的想法,因为这是战争。
  “我现在比较担心明天的资格考试啦,只要通过了我就可以和你一起并肩作战了,嘿嘿嘿。”金笑嘻嘻地转身一把趴在了格瑞身上蹭来蹭去,扰得对方只得抱住他让他别乱动。
  “你不用执着和我并肩作战,我们一样可以在一起。”想起金的考试格瑞就头疼,虽然对方落榜了好几次,但仍然没有放弃的念头。他的工作由神使直接任命,乍看很高级,但实际上危险重重,专门负责一些常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每每都有威胁生命的可能,试问他又怎么放心这家伙成为其中一员?
  眨了眨眼,金安分地趴在格瑞身上,轻声地答了句:“这不一样。”他不想一味地受到保护。
  闻此,格瑞无声地闭上了紫眸轻轻叹气,不再对此置评一言,而金也像是意会到什么,很默契地闭上了嘴,停止了这个可能让对方不大开心的话题。
  两人就这么无言地相拥,直至天边烦扰的声音再度响起之前,一切都还相安无事。




2、


  格瑞从睡梦中惊醒。他从床头柜边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水杯放回原位开始沉默地看着窗外。金在他身边睡着,睡得挺香,打着轻声的小呼噜。他揉了揉眉心,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本子,往上画了一颗星。
  “第十次了,”他轻声说着,“这个梦。”
  格瑞站起身,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向房间外走去。他抬头看了眼钟表,现在是早上六点左右,也不是很早的时间,拉开客厅的窗帘,已经可以看到日出了。格瑞走进厨房,将电饭煲打开舀了一碗肉粥出来加了几块酱菜,然后去卫生间洗漱。
  自他两个星期前,终于决定和他的发小兼男朋友同居之后,刚才那个梦境就一直纠缠着他。梦境的内容也一点点从模糊到清晰,简直令人怀疑是不是接下来就要展开什么神秘的剧情比如穿越重生平行世界之类的——虽然他一个都不想要。
  不过这不重要,格瑞用毛巾擦干了脸上的水。一个梦境而已,总不可能有影响现实生活的能力。毛巾挂回支架上,关上浴室的灯。
  六点半,订好的电子闹钟开始发声,他走回卧室,穿上拖鞋,把窗帘拉开了一半。
  “金,起床了。”他回头看着躺在床上哼哼唧唧地揉着眼睛的男孩,提醒道,“今天你早上第一节有课。”




3、


  “唔,知道了……真不想起……。”待金嘟囔着从床上爬起来后,两人洗漱完在餐桌边一起吃完了早餐,接着一起出门。不过一个是去上课,一个是去工作。
  在将金送到学校门口后,格瑞看了看时间,加快了步伐。大街上现在人不算多,但是小商铺基本都开门营业了,面包店里散发出来令人垂涎欲滴的新鲜烤面包气息,吸引着早起上班的路人。
  此时,格瑞正在思考工作上的事。然而当他走过街道的一个拐角,面前景物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巨大又极富未来感的建筑,天空中许多交错的磁悬浮轨道,以及那些乱七八糟数量众多的小型飞船。格瑞略微吃惊地看着这些,再转身朝着刚才走过来的方向望去,拐角没有了,小店铺不见了,就连所谓街道的景观都完全不同。
  “喂!格瑞,你在发什么愣!开学第一天可不能迟到啊!”远处有人朝着自己挥手呐喊。
  有人认识自己?格瑞这样想着,充满惊诧以及疑惑地走上前去,发现是跟在嘉德罗斯身边的那个红头发家伙,又或者说,是跟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一个人,唯一的不同之处是那对耳朵并非是尖的,而是圆弧状。格瑞看了看两人后知后觉,身上的衣服是同款制服,左胸口还别有铭牌。
  雷德,三年级A班。格瑞,三年级A班。
  心里默念牌子上的内容,脑海中突然多了段莫名其妙的记忆,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记忆与自己这几次的梦境高度相似,就好像自己在这里生活过。
  “还在想什么呢,快走啦!”经不起雷德的催促,随后格瑞带着堆积许多的疑问,与雷德一起搭乘列车前往学校。
  然而当格瑞在学校的新生接待处见到穿着同样制服的这个世界的金时,大脑如同炸裂般涌现更多记忆。和金在学校里的点点滴滴,有自己帮他补习《人类星系探索发展历程》以及《引力波的产生与用法》这些奇怪知识的场景,还有教他如何操纵大型战舰的场景。
  我这是在,自己的梦里么?格瑞在金一脸兴奋地跑过来与自己相认时,如此想着。




4、


  当然,因为格瑞经常做一些秘密任务,轻松的当上了教导员,分配到了金的班级,以及金在班里的教师还有凯莉,凯莉被称为学校历史上最不称职的老师,比如说:上课睡觉啊,带学生打游戏啊,带学生在学校的草坪上野餐啦等等
  对于凯莉来说,学校一个星期六天上课,她只来两天,但是所以学生都非常讨厌她的课,为什么呢?还不是因为凯莉那好吃懒做的性格,经常背着万能背包,从背包里拿出食物,水,自个坐着教课,看地下学生做题谁做出来,就给谁先吃中午饭(注:不是中午的课谁先做出来就代替她讲课,不过凯莉一般的课都在中午)
  在教室的顶楼,有着航母的行动模拟器,这是一种教课方式,在航母的头是指挥官,后面就是指挥右侧航母和左侧航母的指挥还有航母的付航母,以及战斗机的派发者和记录战斗机出来和回来的准确时间和一共支援和销魂的记录者。
  不过嘛……
  一年一度的欢迎新生和学校的周年庆来了,个个教室的美术委员会都头疼的在安排教室规划,还有学习委员在整理报名的名单,有话剧,唱歌,跳舞,画画,钢琴等等
  金因为其他一窍不通便报名了话剧,当后勤部组织角色安排时出了岔子,报名的男生比较多而报名的女生都不适合演公主(注:演的是老套的灰姑娘)后勤部的女生不得不考虑公主的角色该谁来演,想来想去,只好从男生里挑,一个女生说到
  “我觉得其实金可以演公主,他性格开朗,又傻又路痴,皮肤白嫩,头发带起假发刚好是一样的颜色,就是完美的人选嘛”
  “我支持”
  “大力支持”
  “那好,既然没有反对就这么决定,金就是这期公主的角色”
  金接到通知后,脸色一沉
  “什么!你们居然要我演公主,喂,我可是男生啊,一点也不适合演公主好不好,不可能,不可能”
  全班女生以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金
  “你就演一次嘛,为了班级,你就演一次嘛”
  “对呀对呀,这次得了冠军我们班可以有优先权去教室顶楼操作”
  “我们还可以剩掉一大半道具费,肯定有你的好处”
  金无奈的答应了
  自从校园庆的话剧演完之后,金已经变成校花了,当然没人知道这个校花叫什么,也不知道他的行踪
  不知不觉,已经临近期末考试了
  金慢慢感叹,时间可过得真快啊,我什么时候能及格啊……




5、


  “金?”作势敲敲门,开口叫到坐在座位上发呆的发小,随意地靠在门上,倒是从始至终未移开眼睛,“该回去了,秋姐来了。”
  “诶,是格瑞啊!好的!”起身提起就没怎么动过的书包向对方小跑而去。扯过对方率先向前而且,口中念念叨叨着一天的见闻和对晚餐可谓为妄想的期望,毕竟家里那只可不是适合厨房的生物啊......
  在走廊时随意瞥过天空,红和橘占据了大部分,一如两个周来困扰着自己的梦境中的情景。几近火烧的天空,已经快空无一人的时间点,没有车辆,没有人,没有任何特别的生命活动。仿佛世界只剩两人。
  后面是什么此刻想不起来,只觉得右眼皮不经意间跳了几下。微微皱眉,复又舒展。应该没什么事。
  “格瑞格瑞,你好慢啊,我先过去了哦!”元气满满的发小松开自教室就相握的手,向路的对面跑去。
  被迫拖着跑了一段路,终于被放开,放缓步伐慢悠悠地走在后面,顺带着整理一下因为相握而有些发皱的手套,“慢点,小心有...金!!!”
  听见些许由远至近的声音,声音抬眼的瞬间,背对着夕阳的金笼罩在淡色光圈中,明朗的笑容挂在脸上,眉眼都带着自己的眷恋的少年在奔跑途中转身开怀着,笑着面对着格瑞。随之而来的是自一边驶出的车,冲撞向那个人。
  猛然收缩瞳孔,惊慌地想奔去那人的身边,无法抑制地喊出声。终是鲜血模糊了一切。
  四肢无力,自然神展开的人躺在地上,血液缓缓渗出,染红了那人的发,凌乱了的发遮住了脸,看不见那人现在何样。
  【不...不......这只是梦,只是梦......】
  【不要离开...拜托了......】
  崩溃地跪下,木然地看着眼前毫无生气的金,眼里淌出温热的液体。
  “啊!!!!”最后一根弦崩断,失控地抱头,嘶吼出声,苍白悲凉。
    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第几遍看着他死在自己眼前,恍若梦,永远醒不过来的梦,永远看着他死在自己眼前梦。
   “...这个也失败了吗。”看着崩溃掉的梦境,将遮挡住右眼的发稍微撩开,“那开始下一个梦境吧。”
  “救回他。”




6、


  周围的景物开始褪去,由而替换却只是黑蒙蒙的一片
  “这是……?”
  格瑞木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却看到了一个又一个星系
  “这里是…星球外?”
  一个庞然的星系映入他的眼中,美丽,但仿佛存在着无法言喻的危险,但是格瑞仅仅只是看了一眼
他开始回忆起自己的梦境,金一次又一次的死亡,一次又一次在他的面前
  “啊……”格瑞低吟的声音
  已经忘了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的他,只是在这茫茫星海漂浮。虽然说自己从来没有一次能成功救下金,但和他在一起的种种记忆也有美好的。格瑞回忆起和金一起的时光,嘴角不禁上扬
  突然眼前一片光明,格瑞感到有点诧异,但却还是不受控制的往前,伸手去触碰
  格瑞感到一阵晕眩,睡了过去
  等到他醒来,眼前的白光刺了自己的眼睛,伸手摸头,却摸到硬硬长长的东西,并且头上戴着一个头盔
  “噫?!”
  格瑞慢慢恢复意识,想起了自己的任务
  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这不是医生我和你们说)戴着黑框眼镜的紫发青年走了过来
  “格瑞,你还好吧”
  “……还行”
  “那就行,这个任务辛苦你了,毕竟探索平行世界不是件容易的事”
  格瑞慢慢想起,科学家自打发现“Perennid FantasyWorld”后,开始一次又一次的调查,发现这个庞大的形象可以通往另一个世界,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平行世界”
  但,到现在,还是没能打破平行世界的规律,为了防止执行人员出现误差,在送去的时候,就清空了关于这次任务的记忆
  “格瑞!”
  一个金发少年笑嘻嘻趴在窗户上看着自己
  格瑞心里想,“这个轮回,真是一场噩梦”




7、


  格瑞看着趴在窗户上的金,嘴角微微上扬,他下了床,走出外面,与金会合。
  在阳光的照耀下金的身影显得有点朦胧,仿佛与光融为一体。
  金温柔的用手抚着格瑞的脸,笑着说:“格瑞,欢迎回来”


       全文完。




接下来发表接龙名单:


1、搞完事就跑还觉得很赤鸡的影影(没错就是我)


2、突然梦醒想来个力挽狂澜的琥珀 @琥珀 


3、继续搞事祝楼上梦想成真玩起穿越的黎追 @黎追 


4、莫名展开青春校园恋爱风的兔子@糜烂兔


5、三更半夜还在接文的葵籽君 @三葵大坝 


6、终于把所有片段都连起来但不爱打标点的音凌 @音凌FH 


7、大喊搞事却从头水到结尾的空群老人芹菜 @芹菜葡萄汁 




(✿◡‿◡) 返回目录 (◡‿◡✿)

评论
热度 ( 72 )
  1. 音凌FH巫影影 转载了此文字
    我就想说太难接了